一手在使劲推,她就是用这根铁钳将可以回收的垃圾拾进蛇皮袋

Posted by

今天,游泳去得迟了。原因是途中帮人推了会车,还留恋了片刻天空中那抹好看的云。

在我们小区的垃圾站旁,总能看到一位拾垃圾的老太太,这老太太七十岁左右,花白的头发绾成一个髫绑在后脑勺上,背躬得让人心痛,感觉她只要一伸手就能触到地面。
  因为老太太背驮得厉害,所以我从没见过她的正脸,只知道她与别的拾垃圾的人不同,别的拾垃圾的衣服和手都脏兮兮的,而她的衣服虽然不新,但却干干净净,穿在身上非常整洁,她总是一手拿着蛇皮袋,一手拿一根很细的铁钳,她就是用这根铁钳将可以回收的垃圾拾进蛇皮袋,然后再倒进一个很小的手推垃圾车上。
  每每看到这位老太太我都要猜疑一番:她的儿女们是不是不孝顺?或者她只是个孤寡老人?仅仅靠拾垃圾为生?
  我总是习惯性将家中的垃圾分类,下楼时随手将能回收的垃圾放到楼梯拐角处,原因是我发现楼下的邻居也有随手拾垃圾的习惯,她拾的垃圾都是放在楼梯拐角处,奇怪的是我从未见过她卖垃圾,难道拾垃圾只是她的嗜好?
  有一天早晨,我提着垃圾下楼,准备将一些瓶瓶罐罐放到楼梯拐角处,却看见邻居在搬运她拾的垃圾下楼,终于看到她卖垃圾了!
  到了楼下,却看到了那位躬着背拾垃圾的老太太,她跟在邻居的后面,连声说:让我自己来,谢谢你!你总这样帮我,怎么好意思。难道邻居拾的垃圾都是卖给这位老太太?或者是送给这位老太太?我猜疑。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与邻居聊天,聊到了这位拾垃圾的老人,邻居长叹一声说:“很可怜的老人,曾与我母亲是同事,因为生了个早产儿,孩子满周岁时才发现智力不正常,她的整个家族都希望将孩子偷偷摸摸地丢出去,让他自生自灭,她可以再生正常的孩子,可她坚决不从,她说孩子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怎么舍得让他自生自灭?
  “迫于家庭的压力,先生与她离婚了,她独自带着弱智儿生活,吃了很多苦,后来别人给她重新介绍了新的对象,但人家都不能接受这个智障儿,所以她没有再婚,一直是一个人带着儿子生活,现在她那儿子都快五十岁了,仍然需要娘照顾,她退休后做过饭店洗碗工,服装厂后道工,洗头房杂工……现在年纪大了,背又驮得厉害,没有人敢用她了,她只好靠拾垃圾赚点微薄的收入。”
  “她不是有退休金么?”我问。“是呀,每月有三千多,足够他们母子正常生活了,但她希望给儿子多存点钱,等她百年归世后能安排儿子进养老院。”我感动了,被这伟大的母爱!“我们这些做小辈的逢年过节拿点钱给她,她都坚决不肯收,没办法,我们为她做的仅仅只能积点破垃圾,这个她不拒绝。”邻居接着说。
  后来我每次提垃圾下楼都会注意那位拾垃圾的老太太,甚至想上前去搭讪几句话,但试了好几次又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一次次的将能回收的垃圾放进她的垃圾车,也总能听到她的一句“谢谢”。
  前天家里接客,积攒了许多瓶瓶罐罐,昨天早晨我提了几大袋子垃圾下楼,我把垃圾放进老太太的垃圾车后,便离开了,中午在店里吃饭时,我发现自己一直戴在手上的戒指不见了,这只是只黄金戒指,钱是不多,当时买也就花几百块吧,可这是我结婚十周年时老公送给我的,我一直宝贝着,把它戴在无名指上,可现在把它弄丢了,我很沮丧,也很不舍。
  晚上从店里回家,刚到自家楼下,就发现拾垃圾老人站在车灯前,手上没提垃圾袋,她那花白的头发在车灯的照耀下闪着银光,这么冷的天,又这么晚,老太太来这干嘛?不要命啦?我狐疑地下了车,这老太太看到是我,很兴奋地迎上来:“终于等到你了,”然后从怀里拿出一枚戒指递给我说:“这个是你的,急坏了吧?”我接过戒指,眼泪却夺眶而出。
  “您怎么知道这戒指是我的?”我吃惊地问。
  “因为今天早晨垃圾车里只有你一个人放了垃圾,别的都是我自己捡的。”老太太很自信地说。
  我从钱包里拿了几百块钱要感谢她,她说什么也不要,她说这戒指本来就是我的,现在是物归原主,何来感谢?然后便躬着背,在街灯下愈走愈远。
  她虽然是躬着背,但在我的眼里,她却是一个站得笔直的大写的人!

下班后,背起包,赶点去游泳馆。刚下楼,就看到邻居的车停在小区过道上,两头堵了好几辆车。邻居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在使劲推,车却纹丝不动。问他怎么啦,他说熄火了,启动不起来了,得把它推到里边去,好让其他车过。我让他在前头打方向,自己在后面推。一使劲,车还真地滑了起来,可没挪多远,就再不动弹了……是个斜坡。看来就我一人,力道不足,可连着招呼了好几次,愣没有人来帮忙一起推的。堵在两头车里的,静静地等着看着;匆匆经过的骑车的,很有技巧地绕着笑着。最后停下来与我一起推的,居然是小区里偶然看到的一位小老太太。邻居在前面边打方向边使劲,老太太与我在后面一起推,终于把车移到里道去了。前后堵着的那些车,也终于可以不紧不慢地你来我往了。

过了车站大道与锦绣路路口,抬头一看,远处西边的天空,竟有一道清晰艳丽的云霞,太阳落山后,在半明的黄昏里,笔直地由南向北延伸,煞是好看。许是哪架过往飞机在不经意之间画出来的吧。边走边望,不知不觉慢下了脚步,竟生出许些流连不舍的意兴来。

恍惚间,却想起很早以前的一件臭事。小时候,在一所偏僻的学校读初中,位子紧挨窗旁。上课走神,抬头看见一架飞机从空中经过,很是兴奋,情不自禁大声叫了出来:“看,飞机!”还用手指着窗外。一回头,老师和全班同学都静静地盯着我看。那个汗哪!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