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宁也是有历史的古城,进入河西走廊

Posted by

西宁从外观看,似乎比兰州大气些。在市区行走,感觉不到兰州那种压抑感,兰州的压抑来自于市区两边光秃秃的高山,可以说,在兰州市区任何一个地方,只要你抬头远望,目光怎么都能落到那些黄土覆盖的山丘上,无形中给人感觉像是走在牢笼中。说的有些夸张了,但确有如此之感受。拿兰州和西宁做对比,是因为他们同为西北地区的省会城市,且相邻,距离仅有200公里,且有湟水河相连,地理历史颇有相似之处。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短短几个字,便把这里描述的非常完整,从字里行间似乎已经感觉到这种凄零和荒凉。

西宁也是有历史的古城,光西宁这名字就有近千年的历史。它源于宋朝,一直延续至今,从未改变,这比十三朝古都西安的名字都要早很多年。西安的名字源于明朝的西安府,至今也不过600余年。要说西宁的历史,却没有太多的历史文化古迹留给后人。工作间隙,抽出半小时时间去青海省博物馆看看,其实我还想花更多的时间去研究下西宁乃至青海省的历史文化,但整个博物馆也就两个大厅,一个民俗文化厅,一个历史发展厅,面积也就几百平米。一个省级博物馆也就这么大,想必这与其历史文化底蕴有关,没有太多的历史可以去追述,如此之大也就足够。也许还有另外一种原因吧,这里流传下来的更多是宗教文化、民俗文化,而不是历史文化,侧重点不一样而已。

厌烦了大都市的霓虹与蜂鸣,带着疲惫的身躯走进这一望无际的戈壁滩中。南望祁连山雪,北通内蒙大漠,恍惚间,突然没了那种对荒凉的恐惧,反而能静下心来欣赏这一副静静的美丽画卷。这是一副静态的美图,出自于天工之手,悄然躲藏在西部这块边陲之地,为过往的行人保驾护行。

西宁的地理位置也非常重要,是自古以来是由甘入藏的必经之路。从兰州去青藏高原,必定先沿湟水谷底西进,与现在的青藏线基本平行,先到西宁后再走唐蕃古道便可以到青南高原和拉*萨。且说要进西宁,先要过一个叫做峡口的地方。也许是佛祖的旨意,也许是湟水的成就,给西宁竖起了一个天然的东大门,这就是峡口。峡口地处西宁市区最东边,它以东地方时较为宽阔的湟水谷底,它的西边就是平坦的西宁市区,而就在峡口这个地方,两岸高山压过来,仅留一狭窄河道给湟水通过,如果不是现在人类科技发达,筑路技术先进,估计进入西宁还是件难事。

河西走廊,位于甘肃省西部,自兰州西出乌鞘岭,便进入河西走廊,一块狭长的开阔地,一直延伸到玉门关一带。南边是祁连山,北边也有不同的三座山跟着其一路向西,过了嘉峪关,便直达玉门关。在这两边高山中夹着这块狭长的天然平原,水草丰美,土地肥沃,自古以来便是西部的农业发达区域,为西北地区提供后勤物资保障的中枢地域。

铁路也是西宁的重要交通方式之一,青藏线从西宁由东向西横穿而过,虽每天有直达和路过西宁的火车数十趟,但这远远不足已支撑一个省会城市的发展需要。为了更好的对外交流,更好地发展当地经济,西宁的第二条铁路,也是第一条高速铁路已经悄然动工,这条铁路便是现在的兰新铁路第二双线。说道这有人疑问?兰州到新疆铁路自古以来都是沿河西走廊西去,为什么会到西宁呢?这个问题我也有过迷茫,便去查询相关资料与地图,才得知为了照顾西宁这个高原省会城市,提升青海经济发展,便一改往日传统,放弃了武威这个西凉古城。从路线的距离看,也不算是绕道。武威偏北,西宁靠南,如果把兰州、张掖、西宁和武威放在一个平面里,他们刚好就在一个平行四边形的四个角上,西宁和武威就刚好在对角上。这样以来,路线距离便相差不远。兰新二线从兰州沿湟水河谷一路向西,到西宁后折向西北方向到大通县,翻越祁连山,到甘肃的张掖,然后大致以和在的兰新铁路基本平行,最后到达乌鲁木齐。从兰州向西,便不时能看到正在热火朝天建设中的铁路,大部分高架桥桥身都已经架好,已经开始做桥面上的处理工作。看着一路高飞的铁路桥,梦想将来再来西宁,或远去新疆,也可以用小时来衡量时间。远方不在是远方,边疆也不在是那么神秘遥远,时代在进步,速度在提升,万里边疆一日还,已不是在梦想中。

高铁时代的到来,改变了河西走廊的交通格局。自古以来,去往西域,一般都会自兰州向西北方向,出乌鞘岭,进入河西走廊,沿着河西走廊一直出玉门关到西域,这也是丝绸之路的主线。但自去年兰新高铁的开通,彻底改变了河西走廊这几千年的丝绸之路。也是国家考虑到青海的缘故,兰新高铁一改以往的原有线路,抛弃武威,改走西宁,翻越祁连山,到达张掖,然后再回归原来的路线。此次河西之行,有幸感受高科技与历史的完美结合,乘坐科技含量为世界第一的高铁,感受几千年不变的历史古道–丝绸之路。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高铁自西宁向西北方向,不到一个小时便过门源县进入祁连山。没有太多的诧异,没有太多的惊奇,如想象中的一样,光秃秃的山峦望不到尽头,飞驰的高铁夹在河川中间,铁路两边偶尔有草场和牧群。这里已经进入到高寒地带,随着海拔的升高,农业渐渐退出,牧业接替农业成为主力。虽然是在大山里行走,但铁路没有太多绕行,基本是直线,穿过几个较长的隧道后便进入了河西走廊的平原地带,祁连山被远远的甩在后边。车出祁连后并没有抛弃祁连山的美丽雪景,而是伴着它一直向西。

进入河西走廊,这里是另外一个世界,突然从海拔两千多米的青藏高原降落到一千五百米左右的河西走廊,就像坐飞机着地了一样,没有那种高寒的感觉,心跳的速度也放缓了许多。高铁还在飞驰,祁连山却依然守护着高铁从不放弃。这便是向往已久的河西走廊,两边的高山夹杂着中间这块千年不变的古老平川,肥沃的土地养育了一代又一代驻守在这里的人们,这块永恒的土地给了他们世代生活下来的力量源泉,为几千年来的丝绸之路提供了可靠有力的中转接力,造就了武威、张掖、酒泉和敦煌等著名的河西四郡。

第一站到达张掖,这是丝绸之路上的一个重镇,古城甘州,也是今天甘肃省名称第一个字“甘”的来源。表面上看,这是一个现代城市,喧杂的马路上,到处都是车辆,高铁的到来让这个城市更是充满了现代化的气息。如果走马观花的看一遍,你不会感觉到他的博大与精深,无法探索到他的历史与文化。所以让我们来细细品味这个历史古城吧。与很多古城一样,这里也有座历史悠久的鼓楼,据传这是甘肃省最大的钟鼓楼,仿造西安鼓楼,建于明朝。凝重的历史苍苍感扑面而来,古朴而庄重的守卫着河西走廊这一片肥沃的土地,不由的让人肃然起敬。每到一个地方,不是去探索他的特色小吃、他的繁华所在,而是追寻他的历史与文化,这也是与其他人的不同之处。所以,每个地方的博物馆是首选之一。去张掖也亦无例外的寻找他的博物馆。张掖博物馆也称大佛寺,因内有大型佛像而得其名。长三十多米的大佛侧卧在大殿内,已有千年历史,自西夏建造大佛以来,无不受到各地往来的人们最高的敬仰,随经历年代更迭,战火纷飞,但大佛依然静静地躺在大殿内,用慈悲的心怀号召人们停止战争,一心向佛,慈悲为怀。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