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渐衰老的容颜,亦愿倾尽一生年华只为等待一朵花开

Posted by

少壮几时奈老何

星夜下,抬头、望见流星转瞬即逝的一霎。心想:倘若我的人生就此结束,我是否可以安静地离开,还是倾尽一生最后的力气再去完成未了的心愿。

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

——题记

看着自己日渐增多的白发,日渐衰老的容颜,日渐不支的体力,不禁悲从中来,我的韶华锦年,比别人尤其短暂,老之将至了呀!(因为吃了单位同事推荐的假药)一个人的状态不仅来自于精神、心理,也来自于身体。身体的健康状况是一个人生存质量的前提,事业成功的前提。我太钦慕那些娇颜如花,貌美如花的同龄人,太钦佩那些身体健康、精神矍铄的老龄人了。害怕老,害怕丑,衰老却总要提前而至。所以最近总是翻涌着人生易老的悲凉。

黑夜因有了白天的喧嚣更显静谧,然而谁又曾明白黑夜的孤独;天空因有了白云的相衬更显辽阔,然而谁又曾理解白云的漂泊。此生,若是一生曲折,亦愿倾尽一生年华只为等待一朵花开。

草木春天葳蕤峥嵘,千花春天娇艳鲜嫩,经历夏天的繁盛壮烈,秋冬就开始凋零枯败,直到生命的终结。人也如此,经历从朝阳的明媚,到骄阳的炙烈,到夕阳的余晖,从生到死的循序历程,终究归于沉寂。无计留春住。抗拒不了,挣脱不了。自古无人能逃脱垂老的命运。大文豪尤其敏感善抒,刘彻有最著名的少壮几时兮奈老何的慨叹。王维有:人生能几何,毕竟归无形。李白有: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杜甫有:亲朋无一字,老病有孤舟。少壮几时奈老何,向来哀乐何其多。李煜有:无可奈何花落去。苏轼有:尘满面,鬓成霜。寂寞山城人老也。陆游有:胡未灭,鬓先秋,泪空流……心在天山,身老沧州。辛弃疾有:廉颇老矣,岂能饭否?林黛玉在《葬花吟》中也吟道:明媚鲜艳能几时,一朝漂泊难寻觅。……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人生沧桑,风云变幻,人生几多风雨,在回首的那一瞬化作云烟,了无痕迹。再回首,青涩的时光已在不知不觉中渐离渐远。此刻,再没有了疯狂,只想安静的做自己。更走在时光的路上只为寻一知己,此生相伴。流光陌上,一个人静静地走,不急不躁,就算倾尽一生年华也只等那朵只为我开的花。

有的人的春天比较绚烂,有的人的夏天比较壮美,有的人春天和夏天比较绵长,很多的明星,很多的美女都是容颜靓丽,娇艳持久的。美好总让人愿意侧目,总让人垂青。有的人的秋天比较积极开阔,有的人冬天比较乐观知命。而我的人生美丽的日子不够长久,大好年华迅疾的顺水东流,在不到半百时,就开始尽显老太,尽显疲态,悲哉!哀哉!

抿一口淡茶,齿颊弥留着孤独的滋味,书一笔文字,描不尽忧伤。红尘烟火,在历史硝烟弥漫的时光道上,沿着斑驳古墙寻找那颗花的种子,顺着时光隧道跟随到种子的落处,自此,愿用一生年华守护它,等待着它开出花儿的那天。红尘烟火中,醉了多少人,他们甘为一句承诺,等待一生,更愿为一人等待一世。醉眼红尘,朦胧的眼的余光中瞥见那朵花开,一路追寻,以岁月作舟,生命作桨,在人生的河流中找寻那朵花开。

花开有落时,人生容易老。面对自己的苍老,自己的腐朽,是需要勇气的。像三毛,就无法面对自己的苍老,选择在人生鼎盛时结束自己。张国荣,也是无法面对自己的年华老去,而选择终结自己的生命。

时光有爱,岁月无情,岁月苍老了容颜,时光丰富了内涵。在无情的岁月里,多少爱情故事最后演变成了悲情结局,多少恋人输给了岁月的无情。然而,时光有爱,携着时光的感情积淀,踏上征程,走在爱情的路上怀着一颗虔诚的心,寻找我这无情石旁那颗爱心的种子。从此,我愿为你遮风避雨,就算粉身碎骨我也保你美丽成长,开出那朵属于我的花儿。

不畏老、不畏丑,勇敢、淡然、轻装走下去。

风华是一指流砂,苍老一段年华。时光轴上,也许谁曾许你地老天荒;三生石旁,谁有曾与相濡以沫。如此世间红尘若梦抵不过苍老的年华,却随手扬了风华的砂。风华正茂的年纪谁又不曾轻狂?那时人生途中花儿何止一朵绽放,面对这般境况,乱了心神,从此人生骄傲了走过了爱做梦的年纪。此后,再无疯狂,只求平淡,于路上希望再遇花开,只寻一朵用我余生守护的花儿。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