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是年轻就越是喜欢去追求不平凡的事物,不用怕你在记忆中渐渐模糊

Posted by

天微雨,太阳依然看的见。我撑起你拿出的伞,和你肩并肩,那一刻,我离你最近。有人说了一句话,你转过头,笑了。我看着你,心一颤,不,没有别人,只有你和我。我怕你察觉,抬头看向天空,白云遮不住的光透射出来,依然刺眼。路走到了尽头,伞放下,你我的距离拉开。太短了,我后悔过早地转头,让阳光打醒了我。

   谨以这充满流年的初夏纪念我所有逝去的时光

我独自走在路上,正在想,为什么我当时不多看你几眼。这样,在我想起你时,你能存在的更清晰。然后在足够长的时间内,不用怕你在记忆中渐渐模糊。

下了一场暴雨,夹杂着冰雹,一瞬间,整个天空只听见风的呼啸,可初夏的雨就是这样啊,来的快走得更快,就好比我们相遇的时间,来的快,却真的要走了。我喜欢这夏天的夜空,我见过非常晴朗的夜空,月光可以看见云朵的飘散了,星星的闪耀,我却望着这夜空,说不出任何我想说的话,只能任凭脚步走过去,我消失在月光中。看不见任何与我和天空相连的事物,可我知道的,真的走了就真的不能再回来了。

忽然,一只野鸭从谷底飞起来,它狠命的拍着翅膀,终于飞到五米多高的谷顶,隐迹于草丛中。我无暇顾及这所谓自由的田园风光,脑子已经勾起另一个画面。

看着窗外的叶子从凋落到发芽,从发芽到翠绿。而整个从晚春走来的气息,一直都弥漫在我身边,这种陌生而熟悉的感觉再次涌上心头,每一次夏天,都会有分离。如果允许的话,我想继续去想一个人,可在这个初夏时节,许多东西并不是我所想的容易,我爱的一切都会随着时间推移,一件件消失,直到我失去所有,包括死去因为埋葬的不光是这个时间里死去的生命,还有那些看不见的,逝去的光明。

多年前一个冬天,我和几个朋友破例起了个大早。天还处于黎明前的黑暗。我们跑到河边时,天刚蒙蒙亮,带着一种清冷。我们都喘着气,来不及说话就都看向河面,似乎想从那里看出点诗情画意。目光扫荡间,我们看到河对岸水边上立着两只白鹤。正如书上画的,长腿,长颈,雪白的羽毛,但看起来却又远不止于此。现实的它们美而纯洁,空气的冷清更衬托出它们的不惹一尘。纯洁的东西总让人觉得美好。我们都互相诧异着,感叹它们竟然光顾这小河湾,而且还是在寒冷的冬季。有几个甚至开始商量怎么捉住它们,面对美好,人们总会有这种心思。

遇见你,然后错过我自己不说相逢的意义,只为把你忘记,再把你想起,直到也忘了我自己。初夏的阳光就是这样的迷人啊,透彻明亮,透过玻璃上的花纹,照在我的手臂,时间静止了,连每一个毛孔都那么清晰,初夏的空气都是活力的。我就这样坐在教室里的角落里,听着风,看着你,这样的生活挺好,阳光折射在栏杆上,是一个金色的亮点,光晕中我看到了结局的模样,是这样的美好啊,你笑着对我说着每一句我想听的话,我就这样在初夏的时间里,游走。

然而结局只不过是它们永远的飞走,向西而去,它们终究只是在这里做短暂地停留。我看着它们飞去的身影,直到成两个点,然后消失。

如一生所远走,追求的不过是短暂美好的光阴,刹那间一种对所有事物都秉持着观望的态度便油然而生了,越是年轻就越是喜欢去追求不平凡的事物,年轻成了新一代年轻人的专属名词。再美丽的花朵也有凋谢的一天,并不是说能留住永久的美好,可是就在年轻,在年轻这个时候,能拥有些自己觉得不会后悔的事,便是追求,是对年轻的交待。我喜欢夏天的感觉,给予人活力与激情,可又让人疲惫颓废,时间不会太久让你痛苦,只会让你去喜欢另一种生活的感觉,而初夏的时光里,没有什么是能永远拥有的。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