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那块台阶,也是自己喜欢的

Posted by

台阶

千与千寻里面说,过去的事情的只是想不起来了而已,或许我哪一天需要,它们就会回来的。

花衣犹香,落阶如诗。

暴雨过后的夏天里,气温一点一点的降低。气象台也取消了黄色预警。像是终于远离了夏天的核心地带,开始有风。之后依然是阳光灿烂。只是热度逐渐消散。

——题记

不喜欢呆着家里,因为熟悉而似乎要远离,下午出的门,之前灌满了一瓶水。喜欢戴着墨镜,将强烈的阳光变成温和的弧度,毫无障碍地去看阳光,这几天的天空出奇的蓝,白云缓慢地移动着翻涌着成想象中的模样。

“看庭前花开花落,荣辱不惊,望天上云卷云舒,去留无意”,秋风簌簌,拂过院里的丁香树,散落遍地,落在她的身上,轻轻地,唤醒她沉睡的流年。

去自习教室写作业。喜欢着那种安静的气氛,外面风吹着树叶的声音,有这一种雨水滴落的错觉。钢笔抄着顾城的诗。蓝黑墨水的颜色,也是自己喜欢的。

时光流转,回到过去,那一年——

突然间听到了有人喊我的名字,略带惊讶的语气。我抬头,看着走过来的女生。披肩的头发,穿着淡蓝色的衣裳,向我打着招呼,我有些迟疑地嗯了一声,觉得有些陌生,至少自己不记得了。

阳光穿透树叶间的空隙,洒在那个明媚的夏天,无声无息。庭前有一棵大树,伴和着夏风的脚步,奔跑,向阳,追逐。热火朝天的夏日之中也还能依稀瞧见他清晰的脸庞,一个七八岁的少年,笑容浅浅,浅黄色的头发,
谢谢那块台阶,谢谢那段话,谢谢那些曾经的美好,谢谢那些曾经的困境。

轻轻地答应,并没有多言。她坐在了我后面,而自己在短暂地迟疑下,又低下头去抄诗。像是在哪里见过呢,记忆模糊而遥远。像是水迹被阳光蒸发一般,不留痕迹。

风,还在吹,吹着那些陈旧的记忆。在某天的某事某刻,我还会想起,我还会怀恋,那些曾经的记忆。就像那块台阶和那棵丁香树……

并不怎么相信失忆,或者是选择性失忆,有时候会觉得像晚上八点档的肥皂剧一般,低劣的情节。从来都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也仿佛如此,面对眼前的人,熟稔到都可以轻易的叫出自己的名字,而自己却什么也不记得了。不记得她,以及关于以前自己和她经历过怎么样的事情。

刘海遮住了半边脸,但依旧能看出那是一张有棱有角、清秀的面庞。远处雾霭山岚,近处青砖黛瓦,风景如诗。霎时之间,传来一阵哭声。“闪闪烁烁的声音从远处飘来,一团团白丁香朦朦胧胧。”

努力地回想着以前,追溯着时光的逆流,到底能到达多远,在自己的生命里,曾经出现过的容颜。

请池秋水,渐渐止住岁月的沧桑。时光在她的脸上刻画出岁月的年轮,我想,大概是他的祖母吧。她手拄拐杖,小心翼翼地弯下身子,慢慢地扶起他,用目光扫视着这个小男孩,意味深长地说:“孩子,你迟早会长大,会成为一个男子汉,会面对许许多多这样的坎坷。难道,面对困境,你只会发泄自己的泪水吗?你要知道,人生绝不可能一帆风顺,总会遇到坚石的阻挠,荆棘的障碍,难道,你只能坐在地上,默默地等待他人帮你跨过这道坎吗?你要记住,没有任何人能够永远地陪伴你,帮助你,只有靠自己,才能登上人生的巅峰!”

小学,初中,高中。

风吹过树叶的声音,很好听。就像那个夏天,那一段话,一直镌刻在我人生的道路上,从未忘怀,从未放弃。

奥数班,素描课,新概念。

亚洲城ca88下载,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东圈门,淮海路,文昌阁。

就像倒带倒到一般卡壳,某一个节点,胶卷在阳光下被曝光的空白,掩盖了曾经某一段光阴里的故事,抱歉,我还是没有能找到。那一段联系在你我之间的有声默片。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