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颐辞诗文,懂我却是贴身的防水衣物

Posted by

夜太美,雨水留声,当射灯弥漫时,最是光彩连连。

《玉女落花辞》

人也妙,居高临下,而四处张望后,最好风再起时。

竹声虚唤雨,秋风瑟黎明。后庭昨夜花,今朝已怜落。

不作观天兴叹之徒,既然不可逃避,何不从容面对?

暮色抚须寒,景颐辞诗文。忆复醒时梦,方觅余留香。

不屑投机取巧之辈,人人平等,理应互勉,何须贪欢便宜?

此为邻家女,玉体初长成。貌若天悬月,仅赐吾与遇。

雨纷飞,寂寂落索无尽处,懂我却是贴身的防水衣物。

女依栏栅处,翠袖凉衫薄。闻来似幽兰,望美而却步。

梦飘摇,倾刻盘旋千百转,化身腾龙飞天去。

《与梦同醉》

路漫天,逍遥游,笑苍生,看尘世……

月无邪,弯上夜咫头,徊别,徊别,花薰千年芳,千年幕,路尽,净无不归人;伊人醉,舞予君王怀,醉别,醉别,倾城万世颜,万世朽,曲终,怅仅画里慕。

笑莫笑,悲莫悲,此刻我欲乘风远去……嗟叹总是空,只羡俩望烟水里。

《少年十六载》

梦非梦,你非我,我非他。

夜夜悲歌枕边叹与和,天明眼开尽在颜憔悴。前许十载额首搔华发,谁言岁六少白乐安何?

对事不对人,乐得一清闲。

《忧夜》

人前人后有来者,前者莫笑后来者。

夜域渐进,何人未安。夜半,坐有颜憔,一点烟燃,可知,烟云散尽,愁绪未罢,知闻好一繁相思难落。夜何时逝?

人这样无可厚非,总是喜欢看笑话。

《与月同笑》

你喝酒,他喝酒。他先醉,你后醉。你笑他喷泉,自己却暗感侥幸。

未饮佳酿意先醉,亦悲亦喜独落泪。赴陪日下月明升,留与暗夜笑苍生。

我上班,他上班。我先来,他后到。我笑他不带伞,其实都是过来人。

《谁人北离,谁人北追》

如此小事,倒也无忧,乐观者洒脱由之。

月与归途,寸酒肝肠断亦。回头以路,寒风逆我而向。心欲往北,渐进时,她已走远。

如是正事,只作旁观,冷眼者莫要欺人。

《凝墨寒》

若是大事,岂不沉舟,同事应一致共力。

台窗弥顾霜水寒,利风荆匹马舍僵。近处阁楼迷烟候,只言秋守怀思雪。

剩下无事,任吹任擂,只要量度好分寸。

《入世》

当生命留恋在高处前,再度凝望夜空之上……

前世奈何桥头,念念不忘,离分不舍。今生肠断天涯,哀坯悲凉,虚拾落寞。千年醉梦生死,只得今生一眼对望,散弥天际。

风也来,雨也去……

《雪昭幕》

沉默,沉默,一切应该皆沉默。

一予空阁雪昭幕,与问沧客过何处。昨与风丘候寒雪,今以是霏霏寥寥。花叶无情,却有人为它落泪,世俗悲寒,却无人经传。每有虚华一梦,总能莫名的安。

话说,话说,全当我是醉酒风。

《若是伊人》

夜非夜,言非言,文非文,诗非诗。

谁若是心弋寒霜伊人,又谁悲演的空瞳灵魂;谁若是深秋锁泪忆人,又谁阚候的煦息叶舞;谁若是落墨白衫离人,又谁倾摩的浮憔背影。

风未风, 雨未雨,水未水,醒未醒……

《离人》

离人阏欲欲难安,沧尘忘情情难断。生死易了梦未绝,笑叹无人吾与共。故人思心心渐迷,戏为圆梦梦是戏。幽虚浮云万里寞,堪回经年始与终。

《雄才论》

有意悔化醉人凄薄志,何奈清月甚寒不胜明。甚于既无攀枝亦无势,纵座青山无道岂横世。夜闻悲风听声后庭雨,落花自知凋残不曾伤。若论异势谁家沉浮事,轻言末路痴子雄才泪。

《莫悔》

雪映峪山漫雩伶,不复秋恍不抚桑。待我归回故栖时,无悔莫路无挥泪。即是莫路茫途,该之心卉无悔。即是风雨同行,便教虚学享授。挥见雪痕惜兮,更醒人心嘘赫,若爱柒雪依依,必受冷冷凄凄。

《酒痴子》

空杯对月应无罪,谁言浪子该有泪。几许残花败成伤,谁徊谁的梦太美。一壶浊酒欺人怜,落醉繁华昔忆回。余人空眸凝似水,谁的哀伤谁的碑。

《驭风者》

芶鹤丹岦顶,青松峪崖鞎。暮骁风雨色,蜃声万物谕。少年慧若海,帆庭非有灵。浪域荆蓟凶,驭风波飒泯。

《乱世狂》

闻雨经琵玉燕伤,塞耙孤舍琴瑟僵。何如乱斩昔丝愁,无人知是少年狂。

《余爱》

乱麻裹思绪,心悉何相向。余爱也若狂,迄今难遗忘。汝非神,赠予我迷情万千。

《酒痴》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