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背包游小记

Posted by

“避暑山庄的行程是 PlanE 计划的一个开篇。整个行程存在着一些不规则和不完整性,于是一些事情的发展显得突如其来。”

  

  我开始是这样计划的:整个行程分为 3 天,确切的说是两晚两日。我打算用一个周末游览承德的大部分景点,于是我想两天应该这样计划:晚上出发,坐四个小时的火车而后到达承德开始游览山庄,而后前往外八庙。大概就是这样。关于前往承德的缘由或者说什么地方吸引了我那要从前次回到学校谈起。

  单浩是个很有意思的人,比我小几岁,也是旅院的学生。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因为一个搁浅的计划。那还是在盛夏,一个朋友来电话说有个香山一日游的活,我说香山我不熟啊我得提前去看看。于是我们便结伴同行,朋友说我还叫了一个人,我问谁,他说:单浩。

  单浩是那种慢性子的人,走路说话都慢条斯理,这种性格在他带过几次团后有了些许变化,他深有感悟地说:我现在算是知道,带团绝不能他妈太客气。那次就是,我跟他们太客气了到后来都没人听我的。我说:对,抽他们丫的。那天接到单浩的一个电话,说他接了一个内宾团问了我点业务上的事,小小的遥控了一下他(当然是正面的并没有让他真对客人大打出手)。便有了后来他请的饭局。吃饭期间我们聊到出游,我说我想这两天出去走走。他说那你去清东陵吧,挺不错的。我说我还真不想去陵墓,十三陵已经看得近代陵墓审美疲劳了,又没有别的选择?嗯……那就去避暑山庄吧。我家就是承德的,挺不错的,就是现在冷了。回到宿舍后单浩和他的同学畅谈了这个夏天游览承德的感受,欢喜之情溢于言表,他的同学并且一再强调:承德是个一定要再去的地方。单浩后来又说了一点更加令我欢欣鼓舞。我问他承德有什么特产吗?他说板城烧锅酒啊。而后的一句话令我无比向往:“金木水火土,板城烧锅酒”我问什么意思,他说板城烧锅酒的偏旁部首就是五行啊!我操!不成,深了去了!一定要去,避暑山庄……嗯,就这个周末吧。

  而后的几天便是招募队友,老王是没有脾气地答应了。这家伙一直在备战各种考试,西安之行已经错过了,所以很痛快地答应了。单浩也答应有时间随叫随到。发了个帖子到网上也随机地跟几个同学说了说,结果是鹏男说可能能去——所以也可能不去具体消息周五给。最后的团队人物如下:我,还有老王。单浩因为补考,鹏男因为带团所以最后只剩了我们两人。不过无论如何我们也要启程。本来想周五晚上出发,不过问了一下才知道北京站发的火车晚上10点开,到承德4个小时。考虑到老王上班,于是决定次日早上出发。

  我希望看见雪,在一个寒冷的冬天,前往避暑山庄。选择一个旅游淡季去山间的盆地。我想喝一口酒在寒冷的空气中深深一吸,完成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旅游……

  11月19日 多云

  几点出来的忘了,不过很早,出了门路上并没有想象中的一片漆黑。北京的城市建设成果瞩目——我看到了一条颇为壮观的中轴线。路灯已经点亮整条街道如同倒置的千足虫,我从它身体的一侧跨到另一侧,北京南城沉浸在一片干燥的寒冷之中,呼出的哈气很快消散,但是我却希望更冷一些。我整装待发,希望更冷一些,最好能赶上一场鹅毛大雪。钻进一辆出租车大概二十分钟换乘另外一辆出租,我的身体的一侧从门变成了老王,这家伙一劲地说:操,看见你我才知道穿少了。

  从老王家到长途车站并不远,长途车站位于北京东直门外。曾经的东直门下川流不息的是运载木料的车子,几百年后老王和我穿了棉衣在一个冬天的早上来到这里,等待从北京发往承德的专车。 6 点半,我们准时到达, 7 点半,汽车准时发车。老王黑着眼睛感叹操早知道就睡他一个踏实了!我背了一个单肩背包,里面是一条裤子和一些吃的,以及一些电器。这些东西到后来我发现都可以归为两类,除了食品其他都可以称作“累赘”。我们乘坐的是一辆以 iveco 的客车,车况和司售人员的长相一般显得委琐狡诈,45块的票价没有商量。[FS:PAGE]

  在没有选择以及经历了将近一个小时的等候我们只好上车,尔后陆续上了一些人, 7 点半准时发车,但是人还没有装满,根据这类小公共的行车准则,车没有饱和是不可能出发的,于是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内,车走走停停待到装满人车才启动。其间售票员还因为与另一客车争客大打出手,被劝回后还愤愤不平地拉开窗户喊道:你丫别走单,我在大成子等你!这话令老王为之一振“尹宇你听见了么,大成子,这地儿我太熟了。”而后老王开始给我讲述一个他在大成子度过的童年时光。

  我们的乘客里包含了若干个家住河北的外地人,于是我们座位前面堆满了大大小小的编织袋,麻袋以及塑料袋,司机被禁锢在座位上留下的空档只够换档,一路上我都在担心遇到紧急状况挂不上档出现险情,不过司机却驾轻就熟地开着,仿佛这一天对于他来说是再平常不过了。售票员(事实上应该叫“收钱的”)一路上无数次下车与路人攀谈,价钱谈妥了车上便会多一名乘客,在不顾其他乘客抱怨的情况下坐在夹道中的折椅上(这类座位号称“大座”)。似乎外地人更适应这种“招手上车”的乘车方式,如同赶集一样充满着随机性以及讨价还价的可能性。最令我和老王长见识的是一个路人并没有上车,只是给了收钱的一个塑料包和十块钱。包上面写了一个地址电话。他们的交谈也非常简单:“知道地儿吗?知道。几点到? 11 点。好了,走吧。”没想到这个长途车居然还有快递的用途!

  述说简短,四个小时以后我们到达了承德。下车后我们一致决定回程时一定要坐火车。

  一个司机上前与我们攀谈,问我们去哪里。我说避暑山庄。 5 块钱走吧,这司机说道。坐上车后司机便跟我们聊起天来。问我们是不是来玩的,尔后越说越不对劲儿,绕着城边开边给我们计划上了行程:“你们要是下午去山庄的话估计时间够呛,要不先找个地儿住下,然后你们下午先去八庙,第二天上山庄。怎么样?你们也可以租车,我们这儿也不贵,一天才 60 ,我还能帮你们买票,给你们开到景点里面……”以一个导游的职业敏感我跟老王说:不行,咱地下车了。而后找了个饭店下了车,看房间的时候我对老王说咱们给他钱让他走人,不能听他忽悠了。老王说:“我刚才还真觉得他说的还可以呢。”“这可不成,丫把咱们的计划全打乱了。而且你又不知道确切票价,如果让他买票你怎么知道他没有多收你钱赚回扣呢?”“操!是啊。”回到旅馆大厅,司机果然还在门口等着。如我所料给他 5 块钱的时候他果然表示不能接受“ 14 ,打着表呢。”理论几句后考虑到时间有限就不跟这厮理论了,给了钱支他走人。由此也是总结出了一条经验,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一定要保持清醒,按计划行事。后来老王总结到:“咱们当时确实有点不冷静,现在想想就是那个司机长得最市侩。”

  饭店还是比较令人满意但价格并不便宜,但是我们也没有去货比三家,所以应该还是没能最小化这部分支出。在饭店我们吃了随身携带的午餐——面包、午餐肉、玉米肠以及二锅头,而后前往避暑山庄。这时外面的天居然放晴了。

  饭店距离避暑山庄非常近,整装待发后我们出发,走了大概10分钟便到了门口,远远的就可以看到围墙。正对着的是一个显得颇为破旧的城门,那后面是一片更为破旧的遗址。由于承德避暑山庄票价昂贵,于是来之前我们便盘算着怎么着寻个破绽偷进山庄。但也许是上午乘车过于倦乏,也许还因为那个黑司机给我们留下了承德人不厚道的第一印象让我们有些心神疲惫。所以我们过了马路站在门前发呆。正在这时,周围来了两个老太和一个老头,张口就问:“要地图吗?要进山庄吗?30块就成。门票要60呢!”我买了一张地图。后来我想了想,人在一个陌生环境下最重要的便是要保持清醒。否则很容易被当地人诱导(或者说忽悠)。我说我有导游证,于是我和老王兵分两路,我走阳关道,他走独木桥,在门后的草坪会合。我顺利进门,还好没有听信当地人“外地导游证不管用”的一派胡言。哥们这不也进来了不是?!想让我再多花30块,门儿也没有!进门后是一片草地,石台以及许多的松树。两条草扎的巨龙在玩弄一颗草球,大概就是双龙戏珠罢。草龙后面是一片空地,面积还不小,看了看地图才知道,这里便是当年号称满清三大戏楼之一的清音阁——遗址。只能看到一片两尺高的台基,汉白玉的。台基上还能看到房柱的基石,上面有一个大洞的那种。其他地方就是些荒草了,荒草的背后就是一片松林,松林的后面传来一阵清幽的唱音。“苏三离了什么什么县……”在这里听到京剧颇有古韵。大概十分钟后老王从东走来,跟我说:“这丫挺的,也不给我梯子让我干爬,瞧弄握这一身土!”“他收你多少钱啊?”“30,我也没砍价。”[FS:PAGE]

  复前行,大概看了看地图。“避暑山庄又名承德离宫或热河行宫,位于河北省承德市中心北部,是清代皇帝夏天避暑和处理政务的场所。避暑山庄位于承德市中心区以北,武烈河西岸一带狭长的谷地上,距离北京 230公里。它始建于1703年,历经清朝三代皇帝:康熙、雍正、乾隆,耗时约90年建成。 与北京紫禁城相比,避暑山庄以朴素淡雅的山村野趣为格调,取自然山水之本色,吸收江南塞北之风光,成为中国现存占地最大的古代帝王宫苑。”以上文字是随处可得的导游词,我们的游览行程没有任何规律完全是随机行事不过总的路线是绕湖而行。

  避暑山庄风水极好,背山面水。事实上整个承德就坐落在一个山窝里,这在第二天的行程里我们有了更深刻地了解。避暑山庄面积宏大,景区大概分湖区和山区两部分。其中比较细心看了狮子林、月色江声等几个景点。整个下午虽然天已放晴但仍然寒冷,我穿着羽绒服感觉并不寒冷,老王却因为穿少了瑟瑟发抖。湖水已经开始结冰,但离完全冻结还差很远,这种浮冰总让人有去踩上一脚的欲望。走过上帝阁的时候太阳已经开始西沉,一条金黄色的光芒斜搭在山脊上,映得山庄沐浴在一片和暖的氛围当中。我说:“老王,看。这夕阳!”尔后我俩望着西边的太阳傻笑。我一直以为这种光线下给古代建筑拍照是再好不过了。走过月色江声,便到了另一个小水泊,一个结了冰柱的水车引起了我的注意,水车旁边站人的石台竟也刻成了龙纹。水车摇起的水来自脚下的水泊,水仍然潺潺流淌着,对面的一个石碑所刻文字令我恍然大悟——“热河”。原来这就是热河!记得单浩曾经给我看张照片,他指着照片里的水面说:“这就是热河,热河行宫的热河。据说以前无论冬天多冷这条河都不会冻,所以叫热河。”

  走过热河,我们大概走了十几分钟,看到了大幄,就是几十个蒙古包。让我想起了帐店夜警的典故,为此康熙皇帝第一次废了他心爱的太子,这个典故给曹雪芹的红楼梦留下了一些社会背景。当然现在这个大幄只作为景区内的旅馆而用,据说如果住在这里连门票都不用买了,所以有些遗憾。又走了不久我们终于走到了山脚下,正当老王跃跃欲试的时候我们得到了一个坏消息。在一条干涸的河边一个女孩守在路边,穿了军大衣,脖子深深陷进衣领,从仅露出的半个脸来看还是挺好看的。老王问:“还能往北走吗?”女孩说:“不能走了,封山了。只能往回走了,那边也不让去了”女孩一指另一个方向的山口彻底断绝了老王的欲望。“操!太令我失望了”老王在寒风中望着身旁的高山瑟瑟感叹。

  不过这里并没有令我失望,因为我在“泉源石壁”处看到了令我兴奋的一景——一股泉水从石壁迸发而出,流淌到下面的小河中,河面已经有些随冰,在石壁上也被冻了厚厚的一层冰衣。动静结合无不令人心旷神怡,我奔跑过去,“老王,快,照相!”在这里我留下了承德之行最有意义的两张照片。老王说:“你还真脱啊!”“快把衣服给我,冻他妈死我了!”“那我是不是得全脱了照?”“随你得啦~”“操,不成,太冷了,走吧。”我带着胜利者的微笑离开了避暑山庄,后面看到了什么记不清了也并不重要,反正我是满意而归,无所谓爬没爬山。看完万壑松风绕将回来走出了山庄,已是五六点钟的光景。

  回到酒店,老王问了酒店前台,棒锤山什么时候开门,前台说可能8点半吧。尔后我们回到屋里,感觉疲惫不堪。由于吃了大半袋子我带的锅巴晚上出门找了个饭馆吃饭的时候食欲皆无。晚饭出奇地简单:沙锅白菜豆腐、酸蓉油麦菜,两碗米饭。吃罢回饭店早早地睡了。

  11月20日 晴

  这一天做了三件事。棒槌山、小布达拉宫、乘火车回北京。

  沉睡一夜,早上我们决定去棒槌山,省得老王总是感叹“环滁皆山也”。搭上一辆出租,十元钱,十五分钟便到了山脚下,早上的太阳异常美丽,我们感叹没有早起赶上日出。和司机一聊才知道现在棒锤山根本没有时间限制,完全可以起大早等山去看日出。司机指了路,下车后我们便沿着小路前行,在山脚下便可以看到棒锤山的磬锤峰了。据说不远处还有蛤蟆峰,也值得一看。爬山并不难,中间一个小插曲是走到山麓的售票处的时候没有人,到进山的入口是竟从小屋里跳出一个人,喊道:“买票!”这农民说一个人二十块,不给就不让进山。于是我们就决定绕道而行。[FS:PAGE]

  绕了大概三十多分钟,终于到了官路,然后又走了十五分钟便到了蛤蟆峰。在那里我们看到了漂亮的山景。如同画中一般的色彩,层叠连绵,那些青山浮云真如画中一般。于是又是一阵喀吃喀吃的拍照。复前行,不久便到了棒槌峰,远处并不巍峨的磬锤峰到了近前才感觉庞大无比。最令人感叹的是磬锤峰脚下十平米长方形的基石上的护栏经只有一尺高!脚下便是悬崖,绝对有触目惊心之感。

  从山上下来时间尚好,于是打车前往小布达拉宫,外八庙我是想去看的,老王觉得可去可不去。不过到了发现果然不虚此行。确实宏伟壮观,相比之下北京的lama Temple不在了!最令人惊叹的是上到最高处的楼阁房顶,竟都是用黄金制成,相比之下琉璃瓦不在了!由于时间关系只是走马观花的看了看,深为粗略,从小布达拉宫可以远眺到另一边的班禅行宫也是异常显眼。从寺庙出来打车前往火车站,在车站附近的小饭馆吃了午餐,而后找了个超市买了一瓶板城烧锅酒,如同承德人亲切地称“避暑山庄”和“外八庙”为“山庄”和“八庙”一样,板城烧锅酒也被简称为“板城烧”,总之,这一程没有什么遗憾了。

  四个小时的火车真的很难受,椅子并不舒服而且人多声音嘈杂。下午2点40发车晚上6点40到京,40元每人。

  补充:预先的一些期盼以及结果如何

  一、避暑山庄行宫的建筑、历史以及一些文化知识典故

  没有一个导游是不成的,除非你只想爬山

  二、藏传佛教建筑群外八庙

  虽然只去了一庙但确实不错。普陀宗乘之寺……我的小布达拉宫。

  三、便宜的消费、饮食

  没有感觉便宜,也许是我们吃了太便宜的东西。对于饮食,那时女生的目的。

  四、板城烧锅酒

  买了,不错。名不虚传,我会说:这是特产。

  五、四个小时的长途车程/火车程

  都坐了,都不舒服,建议有车的开车,没车的步行。

  六、承德县城妓女颇多

  也许是天冷得缘故她们都消失了,不过承德街头还有许多洗头房,里面桃红色的灯明目张胆的亮着……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