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只蝉都不会伏在一棵树上叫一整天,偶想盛夏时节

Posted by

偶想盛夏时节,耳边,萦绕着蝉鸣……

夏天到了,蝉儿比春天叫得更甚,绵绵软软,围绕着房前屋后的树林,山里的僻静,因为蝉声,而多了几分生气。

盛夏的阳光明亮刺眼,蝉儿们栖息在老树的臂膀上,不顾一切的鸣叫,声嘶力竭,仿佛赔上性命在所不惜,永不疲惫,无所畏惧。

现在的人,都不会捕蝉了。多数人去了城里,因此,现在的蝉声,听来更悦耳,叫得也更自由、欢快。

“埋在土中七年,歌唱一个夏天。”平淡的叙述包容着无声的震撼。这些棕黑色的小生命为何奋不顾身选择成蝉呢?蝉儿啊,鸣叫时,你们在想些什么呢?可曾惋惜鸣叫的单薄,亦或哀叹生命的短暂?

每一只蝉都不会伏在一棵树上叫一整天,它们总是在这棵树上叫一阵,然后又飞到另一棵树上叫一会儿。因此,一个夏天,它们也不会感觉疲倦。

蝉儿告诉我:因为没有选择。

日子翻开一页,从黎明天边刚露出一丝光亮,它们便开始叫了。知了,知了,这似乎也是它们的工作,每一只蝉都兢兢业业地,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我愣了好久,竟无语凝噎。“没有选择”,无可奈何,似乎是宇宙万物的生存法则。

席慕容说,蝉儿要在地里沉睡十几年,然后,好不容易破茧而出,却只能叫唤一个夏天。它们的生命是如此短暂的,在如此短暂的岁月里,它们也学会了用歌声歌颂自己短暂而美丽的生命。它们的一生,是充实的。

有很多事情,我们必须承认,从一开始就没有选择。因为没有选择,我们来到了这个世间;因为没有选择,父母给了我一个笨拙的头脑;因为没有选择,我们处在一个竞争激烈的时代;因为没有选择,我们必须面对遥远的未来。也是因为没有选择,我们像一颗颗统一打磨的零件那样认真而用力地把自己拧到运转不休的社会机器里,变得理性、中庸。我们的命运,似乎在我们还没有正式降临到这个世界时,就早已布局完整。

生命的长短,对蝉儿来说,其实不重要。只要每一天都能活得快乐,学会歌颂生活,那么,纵然是何其短暂的一生,也能够慰藉心灵,不留任何遗憾。一生活得潇潇洒洒,当歌时尽情欢歌,当生命落下帷幕,也能够坦然接受落幕的结局。

“嘿,伙计,别太悲观。”蝉儿说着,扑扇了几下翅膀,“虽然我只是一只小小的蝉,生命又短暂,但我仍然很快乐。我们每一只蝉,出生后的使命就是鸣叫,也许你们觉得这枯燥无趣,但作为一只蝉,能够歌唱就是生命中最快乐的事情,所以我们快乐的度过夏日。很多诗人称赞我们:没有蝉鸣的夏天就不是夏天。瞧瞧,我们的声音微不足道,却能给失意的人们带来安慰,给孤独的人们送去欢乐。既然只能歌唱一个夏天,那么就唱出鲜活、欢快、五彩缤纷的旋律。伙计,你说呢?”

蝉的一生都在歌唱。

我默默的点点头,仰头看,蝉儿们又在欢唱:“知了,知了。”清脆的声响弥漫在夏日的旷野,令人难忘。它们扑扇着翅膀,似乎是在朝我微笑,向我致意。

沉浸在它的歌声里,时常能叫人顿生困意,坠入昏沉,陷入梦境。而它们,一天下来,似乎从未曾疲惫,尽管烈日当头,骄阳似火。

蝉,你这黑色的精灵;有了你,这个夏天不再寂寞;有了你,我的心也不空虚。

它的翅膀,有着能够看穿未来的透明。由此,它们的一生总没有困境,从不会迷茫,叫一整个夏天,便是它执著坚定的方向。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